ca261亚洲城官网 > 人物 >

许晴 | 怕什么 每天都是晴天

2019-02-11 来源:ca261亚洲城COSMO
“我是北京大妞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有点四不像。”出生在北京,在北京长大,拍了不少关于北京的戏,就算话剧也在北京扎扎实实地演了6年——许晴这些年都是如何接住了自己的“很北京”的性情的?

ca88

许晴

北京大妞的底色很真 by 许晴

北京大妞,是这样的女人:不那么修边幅,大气、耿直、仗义。

我就挺不修边幅的。今天拍完照,我换上了自己的运动套装,你看,它穿了都多少年了,连帽衫的系带都洗得起毛球了。别人都以为我挺精致的,特别让人误会。

北京大妞勇敢,我认你这事或者认你这人,那怎么都行,但如果不在她们的范围内,那就四个字,冷若冰霜。这其实蛮残酷的,但没办法。北京姑娘心里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接受不了某个人,我也不会去争论,就当他是空气。

我不是地道的北京人。小时候我在外交学院和总政大院两个大院长大,外婆在外交学院,我就在外婆家和父母家来回跑,上学在外交学院,休息在总政。这两个大院的孩子都不是纯正的老北京。我外婆是南方人,所以我说话也不是老北京腔,后来演《老炮儿》特别吃力,人家还挺奇怪,你一个北京姑娘还说不出北京腔?

我平时很少出去,对老北京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地坛。当年那里人少,“地坛”这两个字又特别接地气,红墙、鸟、晨练的老人们,又有底蕴又扎实。每次来这儿,我都有一种特殊的感动。

有关北京的电影,比如《老炮儿》和《邪不压正》我是特别偏爱的,可能就是骨子里的爱吧,说不出来。和两位导演,管虎和姜文,我也交流得特别顺畅,不用多说什么,就是互相很懂。

我生在冬天,也最喜欢北京的冬天,它让我觉得特别有人情味。外面天寒地冻的,但大家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有一种被裹的感觉,安全又温暖。一回到屋子里,室内有暖气也热烘烘的。越是寒冷的时候,人们越愿意聚到一起,也让我心里暖暖的。这6年,因为话剧《如梦之梦》,每一个冬天,每一个圣诞节,我们的剧组成员也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聚在一起,让我也更期待冬天。

我是北京大妞吗?也许是,但有时我觉得自己有点四不像。我不讲究,挺直接,但心里又有很女人的一面,也有母爱,挺分裂的。这种性格,在作品中挺好,丰富,但落在生活中,有点折腾自己。对于情感、为人处世,总会有不同的碰撞,会觉得有点格格不入。有些自己以为的看不惯,反而有可能在别人眼里看得惯,会说你怎么这样,或者你们北京姑娘怎么都这样。

就说我身边的北京姑娘吧,可能从小到大见到的东西就是比较多,那种大气,或者说“优越感”,确实是有。每个地方的女孩都有独特的优越感。但是有底气之外,还需要靠后天的努力、学习、见识。你需要对自己有更多的要求:完全赖在一个城市的“优越感”,什么都不做了,也挺可气的。

其实拍《邪不压正》的时候,好多人说拍出了老北京的感觉,我自己却没有特别吃惊或兴奋,北京孩子看好多东西都觉得,那就是应该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包括很多事情,别人觉得那是天,捅了一窟窿,但北京姑娘会觉得,这算什么啊?!

能触动北京姑娘的,只有一个点:“真”。如果面对的不是这个字,她会无比地痛和恨,这两个字可以连起来,也可以分开,就看你触碰到的是什么了。

ca88

许晴

我的人生状态没有中间层 by 许晴

这么多年,北京变了很多。它更国际化了。但我内心固守的那个北京,反而更加明确,更加让我眷恋。出国或者去外地,我会想念的是我爱的北京的人,对他们的牵挂,是有些东西触动你时,你会觉得他们可贵。

好多朋友都觉得我的个性应该改改。但我觉得很正直的孩子并不会改变,她可能短暂地接受1小时,让自己变过来;但是再多1分钟,就原形毕露。我当然曾经为直吃过亏,但我是坚决不会变的,这一点我也特别自豪。

北京大妞让自己长大的方法,不是变得圆滑,而是变得圆润。正直的部分没有变,善良也没有变,只是懂得了自我消化。所谓消化,不是躲起来不说,也不是反感不喜欢的东西,而是面对时的态度和方式方法变了。以前小,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别人,但其实谁也改变不了谁,那就对自己好一点吧。所以我现在特别乐观,每天都活得好像晴天。

挺招人恨的吧?我完全没什么年龄的烦恼。不过在《笑傲江湖》时,我演任盈盈,那时我30岁,有人说,半老徐娘。我才30岁啊!我是个倔脾气,当时我特别同情说这话的人,你不懂人生吧?不过那时我才真的知道了,原来在别人心里我的年龄是有数字的。这事我想了半年。我承认,我30岁时就经历了别人可能50岁才体会到的,外界对你的年龄的定义。所以我现在完全可以开玩笑说,我都快50大寿了!过了30岁那个坎儿,我就豁然开朗了。

而另一部分的我,因为被大家保护得太好。几年前我在国外的街头走丢了,为什么痛哭成那样,就是因为从未经历。但这都是好事。人的节奏点,是老天赐予的,有的人会挺折腾,有的人会看起来挺顺,但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外界的变化,会让你欣喜一下、痛苦一下、惊吓一下,但只要你的骨血没变,还是那个敢爱敢恨的北京大妞。那最终,你只能变成更勇敢、真实和更有力量的自己。

我周围的和我一起长大的北京大妞们,现在变成了两种状态:一种更“佛系”,在家自娱自乐,种花养草写书法旅游;另一种人更加“积极”,就像我,会更勇敢地去面对很多事—作为北京大妞,人生状态就是这么没有中间层。

ca88

许晴

在成长的旋涡中自我消化

许晴说自己是个没有中间层的人,其实周围人看待人也分两种。一种特别喜欢她,或者特别羡慕她。另外一种,就是不喜欢她,觉得她恃宠而骄,够公主的。

有人写过,许晴出身部队大院,长得漂亮,是个学霸,也特别“女孩子气”。从一开始,她的人生大概就被宠爱层层包围,这种宠爱有来自长辈的、同辈的。现如今,还有年纪比她小很多的人。

“天生就是这个命。”她说。

这一类的北京大妞,会让性情相投的人特别喜爱,倍加珍惜,也会让性情不合的人特别反感,问凭什么。她的“被上天宠爱”,会让某些东西与生俱来,来得理所应当,更不怕失去。她有着自身的底气,以前可能不屑,而现在只是会理解。让她去“争取”什么她依然做不出来。别人有的野心,她没有。也许有些人从另一种角度看,会说也是略可惜—她本来有那么好的资本。

ca88

许晴

但她会觉得可惜吗?绝不会。

她只是会感激,无论生活怎么变,她依然可以保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天真。

但这一次采访,许晴展现了些许“不同”:她更坦白了。

最近的几年,我们在综艺《花儿与少年》看到那个和大家不一样、备受争论的她;在《老炮儿》《邪不压正》等电影里发现了越来越“敢”的她;在演了6年的话剧《如梦之梦》里,经历每一场好几个小时淋漓表演的她;还会在即将看到的电视剧《老中医》和《九州缥缈录》里,感受打开另一重天地的她。

她说,就算是演了6年的顾香兰,感受依然不同,“原来,舞台、角色就是属于我的能量场。它让我积聚,知道应该去给予我爱的人什么。这些越来越清晰,人反而越来越简单。”听许晴说话,语音语态尽显娇柔,但在做事上,她其实没什么娇气的。只是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工作,有了经验,更乐意不浪费沟通成本。

“无论做什么,这两年我更积极了。角色和我相互给予生命。我会对经纪人说,什么都不影响我拍戏,拍什么我都义无反顾。他以前会担心,你一个水瓶座的北京姑娘,说不要就不要了。但我现在可以说,目前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我不怕触碰,有什么东西,来就来吧,它也可以改变我。面对爱情也是这样,如果爱情来了,那么那个人也一定是最幸福的,现在的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我懂得珍惜’”。

ca88

许晴

关于北京大妞,你知道的不知道的

你最熟悉的来自北京的人文声音是?

许晴:从小我住的院子里,每天清晨都会听到外面传来部队的号角声。这个声音对于我来说是最特别的。

提到北京你会想到什么景色?

许晴:外交学院旁边有个胡同,我上小学时特别愿意去住在胡同的同学家里吃饭。里面都是一个个小平房,蓝天,瓦片,绿树,院子,卖东西的吆喝声,特别亲切;而总政和外交学院呢,都是楼房。

作为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北京大妞,你的独特之处在于?

许晴:北京大妞骨子里就特别正,又在部队大院长大,就算吃亏,也不会拐弯抹角地去解决事情,态度是硬的,肯定会受伤。吃的亏,受的伤,化为营养和经历,就是好的。

爱情对你来说重要吗,最近几年的爱情观有改变吗?

许晴:小时候是个爱情大过天的人,认定二人世界最美,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后来又特别享受工作,在繁忙充实的工作里特有乐趣,不需要爱情。但真是都经历过了,觉得爱情、事业两个都可以有,都可以兼顾,那才是平衡。而现在要“50大寿”了,想明白了,爱情还是特别可贵的。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