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刘昊然 | 拒绝速食人生

2019-04-10 来源:芭莎男士
刘昊然有一句话:“最好的状态,是在风里站住。”在近两年几乎不间断的拍戏与曝光后,他终于在这股疾风中站住,给了自己一个小半年的假期。他需要汲取养分、恢复元气,也需要思考自己的迷茫。欲速则不达,这是一句古人留下的老话。这个道理,刘昊然懂。

5

刘昊然

临近年关,为了能过个好年,每个人似乎都更忙了:忙着多做几个稿子,忙着把项目再推进一点,忙着做审计,忙着梳理财务报表……而此时,刘昊然正一脸悠闲地坐在摄影棚化妆间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疲惫和慌乱:将近九个月的《九州缥缈录》拍摄周期后,他正在享受自己的自由时间。在刘昊然火力全开的这两年,电影《妖猫传》、《唐人街探案2》,电视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每一部都同时获得好口碑与高票房/收视,接受了数不清的杂志专访,差不多的问题也记不清回答了多少遍。

如今,刘昊然变得更加沉稳一些:“说到最后你感觉整个人话说多了伤神,嗓子痒,就感觉像什么噎着一样,这是第一。第二觉得有时候存点神秘感也挺好的,就比如说采访做多了,然后别人就会觉得说刘昊然可能是很逗的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很能说的一个人,但有时候这样的‘刻板’印象有时候也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于是,在一年的高度曝光后,他果断停下,躲了回去。大部分时间,他上课、学车、看书、看剧本、陪家人、打游戏;偶尔,他变回工作状态中的刘昊然,拍个杂志、广告,或者录个综艺。“调整自己的状态,不能总把自己扔在工作状态里,这样子熬着。”

1

刘昊然

皮一下有益成长健康

从小时候,刘昊然就不是一个“孤注一掷”的死脑筋。他的生活里除了主要任务,总是有好多看似“节外生枝”,实则带来意外惊喜的小乐趣。偶尔,他也会忘了做一份数学作业,被老师教训一顿;过年的时候,他在舅舅家把盆扣在鞭炮上,炸坏舅舅的好几个盆,又到姨妈家把沙发当蹦蹦床,几乎把沙发踩塌。

刚到北京的时候,刘昊然的学校在远离市中心的香山脚下,一伙人过着远离尘嚣的生活:“那个时候天天上课,打篮球,然后有时候爬爬山,我们出了校门左手边那个道儿上去就是香山,就往香山上爬,有的时候我们要练声,就站在山上往下喊。”后来学校搬到官园花鸟鱼虫市场旁边,他和室友一起养了各种奇奇怪怪的重口味宠物:蛇、蜘蛛、蜥蜴、龙猫、鳄鱼……

临近期末,他和一帮朋友复习累了就点一大堆外卖,大家一边聊天儿一边吃。

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有使不完的精力,于是善解人意的妈妈从来不强迫刘昊然做个乖孩子,而周末才会回家的爸爸也只把控大方向,看看儿子有没有什么坏习惯?有没有学坏?其他的就让昊然自由生长。于是,刘昊然的青春里,不光有课本、作业、卷子,也有了一个个在院子里和小伙伴儿疯玩儿的下午,一场场挥汗如雨的篮球赛。他总是可以完美地平衡德智体美劳,在奋斗的路上同时尽情享受沿途的好风景,从不同的角度感受、探索世界。

2

刘昊然

生命重在体验

敏感,对于演员刘昊然来说,是他感受身边每一个人的情绪,感受周围不同环境的氛围的必备技能,让他不断有养分用以滋养他的演技;然而对于生而为人的刘昊然来说,敏感让他有点儿累。“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在现场判断周边所有人反应的一个人,因为很多时候,导演尤其对年轻演员其实都是照顾的。所以很多时候你演完之后,可能导演也不会那么直接告诉你说不好、不对。所以说我很多时候很敏感,会去判断导演的状态看导演是不是喜欢这样一场戏?我一般刚开始演戏都是带着自信,但是当我察觉到导演不喜欢这样方式的时候还是会慌,我不是一个那么有自信的人。”

心思细腻、想太多,让刘昊然在不断进步的同时,似乎也让他把自己逼到了一条越来越难走的路上;他知道“人不一定是天天都在进步的,因为演员是一个有起伏的过程”,然而他却一刻不停地想跳到那条越升越高的“线”上……来回拉扯之间,精力消耗不少,刚出道那个心无旁骛,很敢、很豁出去的自己不知不觉变得心思深沉,刘昊然常常想,这个年龄的自己更适合什么角色?还能挑战什么角色?

当他终于从一刻不停的工作中抽离、放空,生活变成了学习、游戏、旅行、发呆,他发现,不想那么多也挺好:“想的太多是一件很麻烦的一个事情,我生活里是想的很多的一个人,后来发现想的太多没什么自由,现在在努力不想那么多。”

十月的冰岛,寒冷刺骨。广袤无际的大地上没有高楼,没有树,冷风直冲冲地剌在脸上毫不含糊。刘昊然因为广告拍摄来到这里,一边工作,一边环岛玩儿了一圈。在这个仿佛与喧闹的世界隔离的靠近北极圈的小岛上,他将自己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股脑排干净,全身心地好好享受随手就能拍出大片的梦幻景色,“每天坐车,到景点就下来工作,累了就在车上休息;剩下不多的时间拍拍照,吃个饭,漫无目的地瞎逛。那儿放眼望去看不见人。”不久后,一组在冰岛拍摄的照片在网络上公开,灰蓝色的天空下,穿着墨绿色大衣的少年手捧一块冰细细端详,而少年的眼神,和手中的冰一样纯净、剔透。

4

刘昊然

说着说着,他想起了关于冰岛足球队的段子,兴冲冲地讲出来:“冰岛足球队选拔,说冰岛总共多少万人口,多少人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参赛,最后选出参赛队员,好像守门员是牙医,什么前锋是律师,之类的。”

休假也让刘昊然可以把高度紧张了很久的神经放松下来。他不会因为停止演戏而觉得自己不务正业,“一直休一直爽,休息你都休息不下来的话(怎么能有好的工作状态)。”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关于生活的瞬间,都被他默默记录在心里,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突然,他会游戏狂人附体,开始吐槽:“有一天我气得在屋里大喊大叫,打游戏到很晚,我们其实已经14 :9 了,谁打到16 分谁算赢,我们再赢两局就可以赢了。其实我们胜算很大,对面突然开挂,你知道吗,晚上玩游戏,好不容易快赢了然后结果对面开了挂,把我气的那天!”说到最近在看的东野圭吾的小说《恶意》,他也会津津有味地分析书中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引人入胜的写作方式;而对于给《驯龙高手3》配音的经历,则成为了他除演戏这一主业之外,另一个乐趣十足的尝试:在录音室里跟着电影手舞足蹈地“演”出台词,终于满足了他这个影迷的小心愿。

那么,演员刘昊然应该做什么?体验生活的每一个高山低谷,感受世界的每一次喜怒哀乐。

6

刘昊然

慢一点

趁着换衣服和改妆的空闲,编辑们和刘昊然聊起这几年的变化。

“你还记得吗,你的第一个ca261亚洲城杂志封面就是《芭莎男士》,和陈思诚还有王宝强一起。”

“记得,那个时候《唐人街探案1》刚上映!”

“对,陈思诚在现场还说‘这是我刚签的小孩儿,以后肯定能火。’那时候你看着还有点儿胖,脸上还有婴儿肥呢。现在都这么瘦了。”

“那个时候我是真胖,后来拍《妖猫传》才减下来的。”

……

3

刘昊然

如今,距离刘昊然的第一个ca261亚洲城杂志封面已经过去四年了。四年间,娱乐圈这个高速运转的名利场新人辈出,可圈可点的优秀作品也出了不少;而三年后,刘昊然依然是那个循循前行的如风少年。与其说他做了什么,不如说,他其实没做什么。“过犹不及”是这个少年的游戏秘籍。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他做好演员,其他不多过问,默默地在自己的世界里韬光养晦。用老话说,这孩子踏实,本分,低调。

于是,低速运行的刘昊然稳稳地前进着;他也喜欢那些同样慢下来,闪耀着平凡生活的光芒的人:“现在很多新的演员的微博都很有意思,都是非常日常的事情或者很鬼畜的画面,单纯地记录生活。还有像括有一些博主,他们就拍的很简单的一些事情,比如怎么做鱼,鱼抄水,几分钟放进来,加盐,加什么。我觉得本身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最真实的我们。”

“花如果一夜之间开成花园,麦如果两天酿成十二年,是很方便,但我们又不是没时间。”

林宥嘉的《慢一点》中的歌词或许很适合今天的刘昊然。人生不是一蹴而就,也别着急领便当,21 岁的刘昊然,从容得很。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