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261亚洲城官网 > 人物 >

黄景瑜 | 飞驰之旅

2019-05-08 来源:芭莎男士
在坐进车里接受访问之前,黄景瑜已经在海边拍摄了四个小时照片。因为太阳落山,天色开始变暗,沙滩上来看海的人也和他同时收工。拍摄用无人机和降落伞消失了,正午时热到快30℃的嘈杂户外迅速回到凉爽的春天。无暇闲待,车子启动,在50 公里外的深圳市区,黄景瑜还有另一个杂志采拍要去完成。

ca88

黄景瑜

偶然之旅

在拍摄都市剧《三生有幸遇上你》的一个多月里,黄景瑜一直待在深圳“郊区”。导演刘雪松两年前就见过他,其间项目经历暂停又重启,再聚在一起居然还是原班人马。“特别有缘分嘛”,黄景瑜说,“也觉得应了这个这个剧名了,就拍了!”在黄景瑜看来,刘导演属于状态“特别松”的那一型,给演员的空间很大。“有时候觉得剧本不够丰富,他还会希望你去把剧本丰富一下,所以我经常会来一些人来疯,或者演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在里面,他反而会觉得很棒。”

除了成绩单上能多加上一个个的角色,自认内敛的黄景瑜也十分珍惜表演给他的“豁出去”的空间。“我演丑也好,演脏也好,要爬泥坑,要涕泪横流也好,我都觉得很能放开,但是在我的正常人生甚至是舞台上,我都觉得很难。”比起技巧,他说自己更容易被心情塑造,那些豁出去的人来疯时刻,都是对他那个瞬间情感的记录。

人生总是有很多不可复制,表演时的灵光如此,此刻坐在商务车后排,在黑暗里讲话的黄景瑜也是如此。今天出门前,这位青年最大的期待是能借拍杂志的机会“进城”看看,没想到这里比他拍戏的“郊区”还要偏远20 公里,所以这场公路之旅实属偶然。

ca88

黄景瑜

当“老干部”、“老灵魂”更多成为厌倦了花花世界的年轻人的标签,黄景瑜仍然是自己口中需要新鲜感的“大男孩”。理智用来面对工作足够了,但还消解不掉性格里的“多动”。比如,黄景瑜说,自己想进城也不是为了干点什么,就想“吃点好的”,在有烟火气的街上走走;比如拍摄《破冰行动》时,连续十天的室内拍摄,会让他偶尔要“犯神经病”,在附近乱跑乱蹦,因为“一直待在屋里是很难受的”,“老拍一个戏,老做一件事,我不行”。

很快,这部《破冰行动》就要播出了。剧中人大多存在原型,黄景瑜拜访几位身经百战的老警察时,听到的都是很难靠“演”表达的知识点:毒贩运毒的方式是什么,警察们怎么去蹲点,怎么去守一个嫌疑人,怎么判断一个房间会有多少人进出,怎么判断他们在什么时间会做什么事情……黄景瑜将这些故事看得很重,因为在他的体系里:接近自己角色—缉毒警察李飞的过程,就是获得“一个警察的思维方式”的过程。在《破冰行动》里,和吴刚、王劲松等前辈一起演戏让黄景瑜倍感“舒服”,这部作品也刺激出了他身体里更多的极端状态。从一开始找不准的精神濒临崩溃的、发疯的、抓狂的状态,到拍完了一场戏,没有任何剪辑和配乐,导演傅东育坐在监视器前流泪了……黄景瑜的成就感也越发明显。被问到会通过什么特殊方式帮助自己进入表演状态,黄景瑜说:“我本身也不是什么有仪式感的人,所以就别搞太有仪式感的事,都是一个慢慢琢磨的过程”。从最开始做演员到现在,转变发生的具体事件他没记住,只知道面对一个角色时,他从满脑子想“如果我是这个人我要怎么办”变成了“他就是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ca88

黄景瑜

平民英雄

在新电影《荞麦疯长》里,经常出演贵气男子的黄景瑜变成了自己一直想尝试的“小人物”吴风—一个“处境悲惨”,有血有肉,不甘被大环境改变的人。故事发生的上世纪90 年代,是1992 年出生的黄景瑜“经历过也经历过”的时段。“没那么多高楼,小时候我家对面还是一大片的平房的,没事儿还会穿过胡同,还有压水的井。玩具都是那个铝皮的,水还很清,水里还有很多蝌蚪和青蛙……”为了回答采访里的问题,黄景瑜被迫回忆了一下小时候。但他紧接着说,自己不是擅长怀旧或设想的人,“不经常往后看,也很少往前看”。比起拯救世界的大事件,黄景瑜的英雄情结是平民化的。在他眼里,吴风为了救兄弟被打得满身挂彩的过程足以被称为悲壮,而他的另一部作品《飞驰人生》已经上映有一段时间,他仍然在为电影的结尾感动着。韩寒导演曾发微博,询问影迷们对电影的哪一幕的记忆最深,黄景瑜的答案就是张弛冲向太阳的那一瞬间。尽管在电影片尾曲《奉献》的MV 中,黄景瑜和尹正、沈腾有过一幕温馨的彩蛋:“我们仨特别高兴坐在那儿打牌,然后还互相弹脑瓜崩”,他还是不太想去思考张弛的结局。“他就是比赛胜利了,就是向着太阳的方向飞过去了,就是飞向太阳了”,他说。当时间被分成无数个片段,不问出发,不问目的,只问眼里正在发生的故事,黄景瑜选择这样去看。

ca88

黄景瑜

在采访过程中,他几次交出两个答案—“没想过”和“不知道”。自己一定喜欢的角色具有的特质“没想过”,只是因为剧本越看越入迷,就特别想演。对自己成熟和幼稚的判断也“不知道”,因为“这个我自己可能真的感觉不明显,你来采访一下我身边的人吧”。听到他这样说,一直在看窗外的经纪人转过头答:“成熟在于他守承诺,他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尽全力去做到,小孩儿的地方,刚才在拍摄现场他玩儿降落伞就很投入,也不会管现场有没有人在看他……”

是的,“没想过”和“不知道”不是消极敷衍,是关注当下感受的证据。尽管在海边和降落伞作斗争时,黄景瑜大喊的“哎呀太累啦,我拉不动啦”被全沙滩都听到了,但快乐不也真实属于那一刻的他吗?

ca88

黄景瑜

交流

就像同一条路边的景物会因为季节和天气变化,黄景瑜也是个会“流动”的有趣的人。拍摄的时候,他常常悄无声息走出休息间,坐在沙滩椅上和工作人员随口聊天。宣传期他一天面对几十个访问,仍然会在意对方有没有听他说话,因为“聊天交流,不能我光交,你不往回流”。

大家喜欢问他有什么癖好,他其实私下也在寻思“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没发现我有什么癖好啊?”大家问他给自己的颜值打几分,他原本常说8 分或者6 分,但或许是此刻车里的暗光给了他安全感,他笑着开起了玩笑:“我觉得我哪一部分都挺好看的,这就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所以以后你们一定要逼我说自己缺点的话,那都是谎话。”谈及黄景瑜,漂亮的肌肉线条和柔术高手两个特质常常会一起被提起,但和普通人一样,因为 “三天不注意就能胖一圈”,与欲望抗衡保持身材一样是他的“弱点”。“不是不在意”,他说,“我一直觉得好的身体状况会让你的精神面貌不一样,但有时候确实就是懒,可能总会有那么几个月,就是不想运动,就是不想练。我就是想吃好吃的,那只能就是放任自由了……我不想把生活过得那么苦,就为了个身材,我什么都不吃……”说这话时,黄景瑜把腿抱起来蜷坐在座位上,像个小男孩。在演员这条跑道上,他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向前,他承认自己运气很好,最大的野心是“未来某一天,自己演出的某个桥段能成为经典,别人在拍相似题材的电影的时候,会把它拿出来分析”。相比之下,作为普通人的黄景瑜的愿望反而更像戏剧:退休后有一片自己的沙滩,有自己的海边别墅,“有自己养的各种鹰啊鸟啊”……看到其他国家有人养“狮子、老虎、大猎豹”,他也想要养狮子,“不是觉得多‘土豪’,只是觉得这种生活很有意思,没事回家能跟熊玩一会儿,再跟狮子玩一会儿”。

ca88

黄景瑜

因为喝了一罐气泡水,黄景瑜的饥饿迅速抵达了极限,车子也终于在这时进入市区。前几天,他的粉丝送了许多零食给全剧组,“大家都特别有干劲”,这成了他此刻能想到的、最近发生的、最开心的小事。如果不是因为最近的电影院在十几公里以外,黄景瑜一周可以三四次潜入影院。“首先我想看一段完整的《飞驰人生》,到现在我也没看到!哎呦太生气了!”正看着红酒绿的窗外说这句话,一次为了躲避前车的急刹车打断了他。“前面就是个小女孩儿,她有视野盲区”,黄景瑜立刻安抚起大家。

“那你自己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吗?”我问。“ 算吧”,他回答,“遇到投缘的人的时候,我就好好和人家相处;遇到不投缘的人,我就没什么话了”。车门打开时,天已经全黑了,在继续下一段旅程前,黄景瑜还来得及和同事们吃顿饭。得知我结束工作要往“城里”去,他在下车前说,“恭喜你,你就要去过我想过的生活了!”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