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李沁 | 在角色里体验人生

2019-05-20 来源:ca261亚洲城芭莎
“我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虽然被关在笼子里,但我也想看看关我的笼子是长什么样子的。” 李沁复幽幽念出《如懿传》中寒香见的台词,戏里的她清冷,此刻神情却是率真爽朗得多了。 这词,如若对戏中人和对扮演者都适用。曾经,李沁也被什么所缚过,更多是自己的局限,如今松绑,终于觉得自由和开心了。

2

李沁

像老猫叼着小猫

《如懿传》导演汪俊最初面见演员李沁,是考虑让她出演剧中另外的角色的,却不曾想她单单挑中了寒香见,一个出场次序非常靠后,戏份并不怎么多,而且个性极其鲜明的异域女子,美不仅在皮相,更在骨。

饰演寒香见,是李沁的执意。她觉得寒香见和自己相像,也是过去未曾演过的类型。

“清冷、有距离感,内心坚韧,对爱情爱憎分明,非常炽热。”李沁很理解这个女子,觉得她“很酷、很帅”,爱情里绝对不掺杂任何杂质,爱一个人就是爱,无关他是谁、会为自己带来什么,也不会因为那些外物牺牲自己的爱情。

“ 就算你是皇帝又能怎么样呢?我不care 你就是不care 你,很有个性,很酷。”

演清冷,看起来只需要面无表情就好了,其实不然,很难演。“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气质。”李沁回想扮演时的状态,最难把握的就是人物形态上的“分寸感”:“因为她和你是神交,就是她的心和她的神在跟你沟通,她不是真的看你,但她又不是没有反应的,她有反应,只不过她的反应很小……寒香见的表演就是像老猫叼着小猫,你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重了就怕咬伤它,轻了你就要掉下去。”

从小就有不少人跟李沁说过,觉得她“很难相处”、“不好接近”,“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她完全没有知觉:“其实我没有啊,我挺‘热’的,但第一次见我的人就觉得我很有距离感。”这一遭饰演寒香见,李沁干脆把这种曾经旁人对她的误解拿出来:“既然大家有这种共鸣,我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把别人对我的感受用在一个角色里。”

寒香见并非这样一出大戏的第一女主角,尽管她在一个阶段里是后宫人人议论的焦点,也一度引得皇上神魂颠倒,但终究慢慢隐在人群里,不做出挑的选择。这也是李沁这些年的职业选择——不是非得女主角不行,一个角色如果有鲜明的颜色,哪怕与自己的本色并不相近,曾经未曾染指过,她也愿意迈出一步去塑造。

这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世界的机会。

“你不能很单面地活着,一直在你的状态里面徘徊重复,你需要去突破一下,需要去尝试新的东西。”

《如懿传》一拍数月,她学习着转换视角看待周遭,跳脱原来的位置。“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许一个人物看起来不在中心,有点‘边缘’,篇幅也不大,但是非常特别,你站在这样的位置时再去看别人演戏,比如我看迅姐和华哥,就会学到很多东西。”

李沁口中的“迅姐”和“华哥”即是《如懿传》两位主角周迅、霍建华。

李沁眼见着周迅为一个远景镜头里的背影,“十几遍十几遍地自己去走”。她们两个人的对手戏,周迅在轿子里,李沁在外面,镜头正对着李沁,周迅其实可以不必亲身出来搭戏的。“本来副导演都要上了,马上要开始的时候,迅姐就把他们轻轻地拨开,她必须自己站在这个位置跟我搭戏。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情感都是通过交流出来的,你不看我的眼神,我不看你的眼神,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给彼此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细节处见真知,李沁学到了。

1

李沁

还是小拇指最合适

她上一次“脱胎换骨”一样地体会到创作的欢愉,是几年前在《白鹿原》剧组。“那部戏真的让我沉下来了,让我知道了我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以及我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应该以后演什么样的角色。”

田小娥与李沁本质上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李沁原本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和这个女娃发生什么联系,后来“拿”下来了,让李沁明白一件事:“原来做演员,是这么过瘾的一件事情,可以去塑造和自己完全不同类型的人物。”

同组的前辈演员秦海璐给了李沁非常多的帮助和指导。

拍《白鹿原》期间,每天开始拍摄之前,大家都会围在吃饭的桌子旁把这一天的戏排演一遍,排练之细,超出了李沁的经验。赶上李沁和剧中“黑娃”一角的对手戏,秦海璐和张嘉译帮他们说完戏,有时候还会干脆上手演给他们看,秦海璐有时候也演黑娃,帮李沁找感觉。

“大家是非常有创作热情的那种。你想,我得多么的受益!”

有一场戏,黑娃走了,留田小娥一个人在那荒凉的陇上度日,她烧火时对着火苗独自思索,剧本里写着动作提示:田小娥咬手指。秦海璐问李沁:“你觉得你咬哪个手指比较好呢?”大家一道看着李沁把自己的五个手指全部都试了一遍。“最后觉得还是小拇指最符合田小娥那个人物。……每个手指都试一遍的时候你就能有感受,哪个最符合你当下的心情和她的人物,以及哪个感觉最微妙、最准确。”

李沁回忆这样的创作过程:“非常愉悦,抠细节抠到这样的地步,挺好的。”

之前很多年,表演对李沁来说就是她喜爱的一份工作。“以前拍戏就是有什么我就拍什么,我没有太多的要求,也不希望怎么样,就很放松。有工作就好,没有太多的奢望,活在当下。”

这几年长大了,渐渐清晰了“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3

李沁

主角、配角之类的称谓,她觉得无妨。

“没有什么配不配的,因为在我看来一个好的作品,任何一个工种都缺少不了。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是撑不起来一部戏的。”

不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反问:“如果说你自己有能量的话,你的价值是永远在这儿的。”

2019 年,李沁的几部新戏也会陆续和大家见面,《狼殿下》、《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庆余年》……她都是女一号,只是戏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但那只是外人所见,这些她自己和团队经过深思熟虑后选择的工作,都在或多或少地表达着她现在的所求,过程中她的得到,意义大过所有。

“我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敢于去挑战一些跟自己反差非常大的、我离它很远的角色,这是充满挑战和刺激的,要不然你永远做一件觉得很轻松的事情,不会享受到成就感以及经历过很多磨难之后冲破它、挑战成功的那种喜悦。”

李沁无比确信自己还能更好,因为:“我一直在自省和总结经验,不管是生活也好、阅读也好、旅行也好,或者是跟朋友聊天也好,反正方方面面都是可以帮助我成长的,只要我有那个心,生活在此时此刻。”

她还希望可以尝试更多不同的角色:“不管是帅气的,还是甜美的、性感的、柔弱的、温婉的、优雅的……”

前路应该还会有很多起起伏伏吧,李沁都挺期待的。

“现在应该不是最难的时候,也不是最苦的时候,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加难的时候,但是我觉得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如果你都特别顺、特别好的话,也没什么意思。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